阿平才不渣

呢嗰世界,冇話邊個冇咗邊個唔得噶

覺得自己果然不是個果斷的人
懷抱著不知哪來的人生至理
和一個又一個的人擦肩
明明手指已經在別人的門上輕敲著
一點 一點 幾不可察
幾乎就要敲出聲的時候
卻又斂起了手上力道
以為已經轉身離去
仔細一看,其實一旁的景色和剛剛並無二致
我以為我不打擾,對方就會過得很好
其實是嗎?
理論上是吧
/
七年了,其實沒有什麼改變
如果有,就是變得更沉默更不善表達吧
雖不是喜怒形於色的程度
卻也會做些和牆壁比硬的事
曾經有個人生氣地遏止這個行為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的離去我才變成現在這樣
那是一種被背棄的感覺
我的朋友很少
哪怕增加一個
都在我的世界佔了很大地方
或許她不覺得吧
學生這麼多
「一個」幾乎是可以忽略不計的數字
扯遠了
其實既然已經選擇不打擾
不管再說什麼都顯矯情
/
那是一種快要沉下去的感覺
一點一點下墜
空氣一點一點消耗
力氣一點一點流逝
有點矛盾
想抓住一樣什麼東西
卻又不是那麼想掙扎
想妳記住
又不想
/
站在各種邊緣試探
然後赫然發現
其實無法站在任何一個地方
可能,站在哪裡都是徒勞
選個地方站有什麼用呢
抱團取暖嗎?
可能在某種程度上恐懼LGBT吧
就像和七個人打國戰
卻沒有人和我同個陣營一樣

想卷就喝橘子汽水
然後就會想起炮兒和勇仔的甜

@🍭

我們波兒叫一聲哥

就變回項允超了w

只是可能

困擾(?)我一年多的長篇腦洞

卻在某個晚上極度惡劣的心情下全數消失

如果寫成的話這應該會在中後段出現

拜託老天讓我好好寫文

首先要找工作...




這天薛可勇翻來覆去睡不著。

他在焦慮。

相較陳霆的成就,他自卑自憐自慚形穢,就算知道張曉波一心向著陳霆,還是默默地寵著捧著照顧著張曉波,其實有時候薛可勇對自己的作為也有點說不清道不明,他從來就不是這樣的人,有時候也很懷疑自己對張曉波到底甚麼感覺。直到看見了張曉波的微博小號,有一段時間全是陳霆相關的日常,他才知道原來自己是打從心底喜歡著張曉波的。

他以為已經把自己藏的很深,不戳穿、不去面對自己、不告訴張曉波就不會受傷。以為已經把自己縮得很小很小,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,卻在看到那些有關陳霆的帖才發現,原來只是呼吸都會感到疼痛。他從未像今晚一樣,迫切地想讓張曉波知道他的心意,捅破窗紙、做不成兄弟都無所謂;卻又那麼希望張曉波永遠都不知道,如此,便不會給張曉波帶來困擾。

他突然很想揍人。

但他更想找個人揍自己。

天亮說晚安
5:36a.m.

昨天突然想起了我們小火鍋同學
就買了巧克力棒棒糖
一口氣把兩支都吃了(笑)

-你有冇聽統計話,一個人平均每日會講六次大話?
-咁少?噉…我唔想見到妳啦、妳快啲走咯、我唔記得妳啦,噉數落去邊只六個?
仲有…我唔鍾意妳

「我叫景天,景天的景,景天的天」

每天打開lof
看到這麼多的寫手小姐姐都還在
真是太好了

《歌盡桃花扇底風》終於(和我同學的雙十二戰利品一起)到台灣了。等了好久終於能貼repo (感激涕零) TvT. 這是我買的第一本本子,好雞凍RRRRR.。謝謝 @颜辞镜Sissi 大大😆😆😆😆